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学术动态

【心理学院“高觉敷心理学讲堂”】第十三期—— 自我的曼陀罗模型——亚洲本土及文化心理学会会长黄光国教授来我校“高觉敷心理学讲堂”做学术报告

 

应我校心理学院汪凤炎教授的邀请,原台湾大学心理学系终身特聘教授、亚洲本土及文化心理学会会长、现高雄医学大学心理学系教授——黄光国先生,于1110日(周五)上午9点,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田南楼学术报告厅做了主题为“自我的曼陀罗模型”的学术报告。来自我校心理学院和教育科学学院等相关专业的师生参加了本次报告会。




 

随后,黄教授提到自我的曼陀罗模型的灵感来源——婆罗浮屠。婆罗浮屠共有9级,下6级为方形,象征世俗事物,上3级为圆形,象征生命的终极圆满。下3级为欲届,中3级为色届,上3级为无色界。无独有偶,西方炼金术士的核心象征符号称作“正方的圆形”,正是一个标准的曼陀罗原型。可见圆和方是世界通用的符号。而西方科学主义的源头——宗教,特别是基督教的符号:十字架的演变,反映了人类信仰重心的变迁。从尘世向上提升到精神领域,实践基督的训示:“我的王国不在这个尘世上”。到文艺复兴时期,中世纪的向上运动,开始反转过来,人类转回到俗世之中,中世纪风靡一时的东西,愈来愈被逻辑思维的傲人成就所掩盖。西方科学的崛起让我们不得不反思东西方思想的差异,不难发现,西方的思维方式是向外发散的,是分解的精神,而东方思维是向内的,是综合的精神。分解精神的优势在于对概念界定的清晰和准确,虽然角度偏至,但却能将抽象的概念把握的很好。但因为人与上帝之间存在无法消除的隔阂,人永远不能成为上帝,所以西方文化是隔离形态的文化,基督教为“离教”,而儒教为“圆盈之教”,个人主义是西方文化的劣势。


  

关于自我的曼陀罗模型,黄教授首先提到了人类学家Grace G. Harris提出的三个概念:个体(individual)、人(person)和自我(self)。个体是生物层次的概念,把人当作人类中的一个个体,和其他生命体并无区别。人是社会层次或文化层次的概念,人在社会中采取一定的立场和行动,以达成某种目标。而自我是一种心理层次的概念。Giddens认为作为行为主体的自我具有两种重要的能力:反身性(reflexivity)意味着人能觉察自己的行动并给出动机;能知性(knowledgeability) 则是指人能够记忆、储存、整理各种知识,使其整合为个人知识系统。当个人在生活中扮演某种角色时,如果他的习惯不能解决问题,则必须用个人知识库反思并解决困难。当个人认同于某一社会群体的时候,必须与他人沟通,并进行社会现实的建构。建构出来的社会现实可能遇到某些问题,此时个人必须进入社会数据库搜寻数据,设法解决整个社群所面临的共同问题。

由以上理论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建构出自我的曼陀罗模型。自我的曼陀罗模型有两个维度、四个方向。从纵向看,自我向下发展接近生物学的个体存在,向上发展接近社会意义的人;从横向看,自我受知识(智慧)和行为(习惯)的影响。“自我的曼陀罗模型”的含义是:“色界”中的自我处于一种“力场”之中,当他要采取行动时,他的决定可能受几种力量的拉扯(影响)。当他认同于某种社会角色时,一方面必须思考自我应当如何行动,才配称为社会性的“人”;一方面又因自己的生物性而受到各种欲望的拉扯。当他遇到问题时,可能先以个人知识库中存储的信息反思,如果问题无法解决,可能会进入社会知识库中寻找答案。

因时间有限,黄教授只能从他丰富的研究成果中摘取一小部分来汇报,虽然时间紧迫但黄教授依然非常耐心回答了大家的提问。通过实证主义和后实证主义的对比,对科学进行了界定,表明所有的科学都源于猜想,对猜想的验证过程,就是科学的发展过程。即使是理论建构,依然离不开实证研究,实证研究和实证主义并不是一个概念。黄教授还特别强调,所有把文化二元对立的理论,例如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都是不可取的。人的复杂性决定了人的心理不可能被简单划分成两种对立的模式,而文化则是不可拆分的复杂系统,一定要建立文化的含摄理论。

整场报告会座无虚席,气氛热烈,黄教授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让在座师生敬佩不已。教授在报告中一直不忘强调习总书记提出的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鼓励我们一定要有信心,敢于批判质疑,敢于摆脱西方心理学的束缚,立足本土心理学的建构,这正是文化自信的必由之路。



发布时间:2017/11/14